圆桌实录:Web3 基础设施的现在与未来

圆桌实录:Web3 基础设施的现在与未来

7 月 14 日,首届“全球 Web3 生态创新峰会・新加坡”(GWEI 2022 – Global Web3 Eco Innovation Summit -Singapore)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举行,由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SUSS)及其普惠金融科技节点(SUSS NiFT)、巴比特海外新品牌“DeFi 之道”联合主办。

本次峰会由全球领先的 Web3 生态建设者欧易 OKX 总冠名赞助。

在下午主题为《Web3 基础设施:现在与未来》的圆桌中,Nansen 首席执行官 Alex Svanevik、DFINITY 基金会 CTO Jan Camenisch、Consensys 战略销售总监 Marouen Zelleg 、Avalanche 亚洲负责人 Wilson Wu 以及 Photon Storage 首席执行官 Zuriel 展开了精彩的对话,Blockcast 创始成员 Anndy Lian 担任本场圆桌的主持人。

 

以下是 DeFi 之道整理的圆桌内容(有部分删减):

问题1 :你对 Web3 中的数据部分是怎么看的?以及如何从区块链的数据中产生更多价值?

Alex Svanevik:我认为整个区块链行业独有的特点就是透明性,如果你把它与传统金融相比,或者如果你把它与 Web 2.0 或者 Web 1.0 相比,你会有很多信息,有了区块链,你就有了很多透明度。所以当一些灾难性的事件发生时,这种透明度就是很好的,我最近想到的一个例子就是 luna 算稳 UST 的脱锚,我们想要了解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是当中的主要当事人?有很多关于哪些实体参与这起事件的阴谋论,因为你有这种透明度,你有来自区块链的数据,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进行调查。如果你把它和上一次金融危机时的雷曼兄弟相比,想象一下你必须敲多少门才能获得你需要了解的实际发生什么的洞察力。
并且区块链对更积极的目的也很有用,比如要了解人们在区块链上实际买卖的是什么,如果你想交易 NFT,你可能想要了解购买的最大影响因素是什么?如果有人有投资 NFT 的良好记录,也许你想跟踪他们正在铸造或交易的下一个 NFT 系列。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 DeFi 身上,如果你想知道哪些人是使用 DeFi 协议的第一批开拓者,所以这就是我认为的区块链数据透明度可帮助投资者的几种不同方式。

问题2 :Marouen,你认为钱包会是 Web3 的核心流量入口吗?除了 MetaMask,你们还在布局任何其他的 Web3 基础设施吗?

Marouen Zelleg:Consensus 的使命本质上是建立我们都在追求的去中心化互联网,我们主要有 2 个方向,第一个是真正关注这个互联网的用户,第二个是这个互联网的开发者和建设者。因此,MetaMask 显然在用户这个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它的主要想法和背后的推动力是真正创造一个让用户能够与 Web3 互动的安全地带。这可能意味着,你可以轻松且高效地交易你的资产,而且还可以创建某种安全空间,以避免诈骗,避免在这个去中心化的网络上进行恶意交互。
在构建这个互联网的另一边,Consensus 实际上更多地集中在基础设施以及提供给开发人员的工具上,所以我们有一个叫做 Truffle Suite 的平台,它可以让人们真正快速地推出他们的智能合约,另一部分是在智能合约上做的安全和尽职调查。最后,因为 Web3 的性质以及它对区块链的交互要求,我们确实非常专注于提供基础设施业务,所以其中一种产品的名字叫 Infura,它本质上是一个 API,让开发人员能够以一种可靠的方式与区块链进行交互。
所以,我们把整个行业看作一个飞轮,我们希望使人们能够构建良好的应用,然后用户可以使用正确的工具与其进行交互,而很显然,MetaMask 是一个很大的入口,因此,我们从用户和开发人员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并试图简化飞轮。

问题3 :公链是 Web3 的基础,它已经发展了很多年,并且公链是一个竞争很激烈的市场,那么,Jan CamenischZuriel,Zuriel 以及 Wilson,你们能和我们分享一下自己是如何在 Web3 中定位你的公链?

Jan CamenischZuriel:是的,我想我们似乎都在迎接 Web3,这意味着用户自己拥有应用,而这意味着区块链是最好的平台,因为应用可以实现代币化,然后用户可以在链上用这些代币进行治理。我想同样重要的是,你可以走得更远,因为整个应用本身实际上是在区块链上运行的,这就是我们所关注的互联网计算机,确保应用是不可阻挡的,区块链实际上可以直接为用户提供 Web 服务,所以用你的手机,用你的浏览器,你可以把互联网电脑连接到区块链上,而不需要中介。
但区块链必须是高效、可扩展的,例如当它扩展到 Facebook 的水平时,整个区块链需要扩展。另一件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当用户与区块链上托管的应用交互时,需要降低门槛,用户不应该在与这些应用交互之前还需要购买代币。
在 ICP 上,我们用所谓的「反向 Gas 模型」来做这件事,实际上是应用必须为此付费,并可以从用户那里筹集资金。Wilson:Avalanche 自 2020 年推出主网以来,我们在基础设施、产品建设以及社区建设方面取得了显著的发展。我总是努力告诉人们,如果你看一个新的生态,它更像是一个城市,所以如果你认为比特币像北京,以太坊像上海,而新的 L1 更像是深圳。
为了建立一个生态系统,你需要做好两件事,一是需要很多好的合作伙伴,基本上是好的项目,它们真正推动了代币的使用案例,而不仅仅是金钱游戏,而第二就是用户。所以在最初的阶段,我们已经花了很长时间来建立一个由委员会驱动的有机用户群。那么在产品方面,我们在共识机制方面发展了我们的核心优势,我们总是把共识描述成汽车的引擎,或者像是手机的芯片。所以我们想要做的,不只是制造手机,我们想要做的是制造芯片,你可以用它来制造三星、小米、华为等等,以创造这种多样化和人们使用它的真实用例。因为它的需求来自于用户,而我们提供这样的基础设施。
而在构建核心之后,我们在上面有利用 EVM 的 C 链,你可以使用普通机器来运行,部署任何现有的合约。但对于其他想要大规模扩展的人们来说呢?我们有子网(subnets),允许他们在共识的基础上进行扩展,这可以用很少的成本构建东西,你可以用 EVM,也可以使用其他虚拟机,或者你甚至可以在上面构建自己的虚拟机,所以它为用户进入打开了可能性。
然后对于可用性,我认为下一阶段,我们应该朝着更容易让用户使用和采用的方向发展,例如建立一个覆盖桥。Zuriel:艾伦・图灵于 1948 年构建了他的自动计算引擎,八年后,IBM 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块硬盘,计算部分似乎自然要比存储发展得更快,因为这让人们首先意识到它的强大,而存储有助于计算应用到更多领域。归根结底,计算和存储是任何硅谷企业的两大支柱,谷歌、Facebook 和 Tiktok 最赚钱的产品,都是建立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之上的。
区块链行业已经有很多在计算层工作的协议,比如 Polygon、Solana、Avalanche 以及我最喜欢的 ICP,它们都做得很好,并且人们在它们之上创建了数百万个 NFT,我最近了解到一些音乐公司希望将音乐的版权放入到 NFT 当中。如果你购买了 NFT,你可以分享歌曲的部分版权收益和作曲家的一小部分版权收益。仍然存在的一个问题是,这首歌的收入仍然来自一家中心化的公司。如果词曲作者可以将音乐上传到高性能存储协议上,它可以处理数百万听众直接流式传输的负载。
Photon 将不再专注于智能合约,而是专注于提供高性能的数据存储服务。我们与所有非存储区块链是共生关系,我们的大多数采用者都是来自计算链的 Dapp,例如,你可以创建一个 Web3 YouTube,并将所有业务逻辑放在 ICP 中,但所有视频流都将由 Photon 处理。我们通过专注于其他区块链中的创新项目来推广我们的生态系统,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有一个绝妙的想法,但在热数据信息结构方面遇到了困难,我们会提供帮助。

问题4 :对于原生的 Web3 项目和从传统行业转型而来的 Web3 项目,你觉得哪一个更有前途?为什么?

Alex Svanevik:首先,我认为有几种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也许我们可以做一个类比,那就是在 90 年代和 21 世纪初,报纸必须决定是否要参与互联网。事后看来,很明显,正确的做法是上网并创建数字报纸。但当时,一些报纸公司所做的实际上是剥离出独立于其主实体的独立实体,这基本上扰乱了自己的生意。所以传统上,如果你想卖掉你的房子,你的车,你会在报纸上登广告。所以这种情绪很快就会出现在网上,你会看到分类网站等等,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传统的金融公司今天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
在我看来,我相信区块链将是未来的金融结构。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基本上,如果你在经营一家银行,你就必须接受这一点,否则你就会被远远抛在后面,因为区块链可能是取代传统技术的一种方式。然而,当谈到 Web 2.0 公司时,我认为很难进行判断,显然,Web 2.0 有很多非常强大的公司,它们在技术方面已经有了发展,所以如果你切换到 Web3,指标是否会有明显的升级,这一点并不明确。但我确实认为,用户是资产所有者的基本前提。最终,如果你是在做游戏或社交网络,用户可能会开始要求他们自己拥有这些资产。Jan CamenischZuriel:我们看到一些 Web 2.0 公司可能正在被 ICP 上的 Web3 应用所取代,现在我们已经有了 medium 和 reddit 以及领英的 dapp 替代品,其中有一些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很成功了。比如我们有 DSCVR,它是 reddit 的克隆版,并且已经有了大约 9 万名用户。另一方面,如果你不允许连接一些 Web 2.0 服务,我们就不会正确地构建 Web3,因为互联网是一个共同的操作系统,一个可以调用其他东西的东西,我们需要在 Web3 上做同样的事情,所以我认为这很重要。但另一方面,智能合约也需要能够调用,如果你有一个中心化的交易所,这是你依赖的价格数据的地方,那么你需要能够调用并获得数据,对吧?也许不应该像今天这样做,就像预言机增加了另一个信任假设,这种东西需要原生地构建到区块链当中。Wilson Wu:我们来谈谈 Web3 的体验,我在 bitfinex 开设的第一个交易所账户,这花了我两个月的时间,在 KYC 注册后,我收到了电子邮件,他们告诉我通过了验证。我已经忘了那个账户,我也经历过去中心化钱包被盗,这需要我学习如何使用冷钱包或类似的东西。对于普通人而言,以一种错误的方式进入 Web3 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所以,我认为未来 6-12 个月的机会在于 Web 2.5,我一直在和很多网络公司、大型集团以及互联网公司交谈,这些是被敦促加入 Web3 的人,但他们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现有的 Web 2.0 公司,如果他们想要搬到 Web3,那谁来打头阵?他们会启动一个新的实体吗?或者是一个老领导来做这件事?所以我认为机会实际上在于 Web 2.5,为什么这么说?我们看到了很多案例,一些公司说,让我们转到 Web3,但实际上他们只移动了 2.2 或 2.3,他们试图移动一点,但用户并没有看到太大的变化,那为什么要去尝试?而对于 Web3 的家伙来说,他们会认为这仍然是 Web 2.0 的产品,所以这些都是非常尴尬的处境,我认为 Web 2.0 的公司应该去避免。所以当你真正想做的时候,你至少要做到 2.5,或者 2.6,至少你做了一次突破。Zuriel:我认为比特币或以太坊是因为有强烈的共识而有价值,另一种表示共识的方式是有多少人使用或信任它,NFT 为该行业做出了杰出贡献,因为它使音乐家、艺术家、体育和奢侈品等其他行业开始采用它。如果我们希望 Web3 继续增长,我们需要加强共识。从传统行业转型而来的项目,具有自然的业务逻辑、忠实的用户,并有助于 Web3 教育,他们可能不会创造像 Uniswap 这样的革命性产品,但他们会为 Web3 带来数十亿用户,而下一个 Uniswap 将由数十亿用户中的某一个构建。

READ  What Is Web3 and What Does It Mean for the Workplace?

问题 5: Web3 是一个宏大的愿景,你认为要到真正的 Web3 时代需要多长时间?

Alex Svanevik:很难说,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它。实际上我认为 Web 2.0 会和 Web3 共存。但我相信在 5 年内,拥有你的数字资产将变得更加普遍,例如,在游戏当中。
Jan CamenischZuriel:我想这已经发生了,我们已经看到了第一批 dapp,并且会有越来越多的会发生。Marouen Zelleg:4 年 2 个月零 7 天,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几年我们的世界会发生什么,这会加速或减速,我们会看到的。Wilson Wu:我建议,如果你回顾一下 Web 2.0 的大公司,比如苹果、Facebook、谷歌以及亚马逊,看看他们过去 15 年的月度图表,回到 2000 年,你会看到 Web 2.0 的增长情况。所以这将给你一个清晰的愿景,我们正在成长,但我认为我们可能会把这个过程的时间缩短一半,所以我认为这还需要 7-10 年的时间来发展它。Zuriel:我认为需要 4-5 年的时间,当零知识证明技术变得更成熟时。

Original Source: 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1882976.html

Anndy Lian is an early blockchain adopter and experienced serial entrepreneur who is known for his work in the government sector. He is a best selling book author “Blockchain Revolution 2030”.

Currently, he is appointed as the Chief Digital Advisor at Mongolia Productivity Organization, championing national digitization. Prior to his current appointments, he was the Chairman of BigONE Exchange, a global top 30 ranked crypto spot exchange and was also the Advisory Board Member for Hyundai DAC, the blockchain arm of South Korea’s largest car manufacturer Hyundai Motor Group. Lian played a pivotal role as the Blockchain Advisor for Asian Productivity Organisation (APO), an inter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committed to improving productivity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An avid supporter of incubating start-ups, Anndy has also been a private investor for the past eight years. With a growth investment mindset, Anndy strategically demonstrates this in the companies he chooses to be involved with. He believes that what he is doing through blockchain technology currently will revolutionise and redefine traditional businesses. He also believes that the blockchain industry has to be “redecentralised”.

Leave a Comment